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手机即时现场直播报码 > 正文

退休1年半还收钱收礼!投案前一天,他被发布落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4-25 点击数:

原题目:自夸“有功之臣”毫无所惧,退休1年半还收钱收礼!投案前一天,他被发布落马  

赵世军,男,汉族,1958年9月诞生,1976年2月加入工作,198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西藏自治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经理,西藏拉萨水泥厂党委书记、厂长,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兼任西藏高争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西藏自治区交通厅(2009年11月更名为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副书记、厅长,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委书记、行署专员,林芝市委(2015年6月撤地设市)书记,西藏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党委书记、副局长。2018年12月退休。

2020年7月,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对赵世军涉嫌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破案审查调查,并对其采用留置办法。2020年12月,经西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讨并报自治区党委同意,给予赵世军开革党籍处罚,撤消其享受的待遇,并将其涉嫌犯法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1年3月19日,经西藏自治区国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以赵世军犯行贿罪向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退休以来,赵世军以为已保险着陆。然而,2020年7月他听到了风声,得悉自己可能被组织调查后,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急忙接洽要害涉案人陈某,要求其回湖南老家潜藏并封闭手机,以抗衡组织审查调查。然而,曾担任林芝地委书记4年有余的赵世军也审批过不少违纪违法市管干部的案件,明白办案规矩,因此,他清楚这些手法其实于事无补。“组织既然在调查我了,就确定控制了一些‘实锤’。”重复衡量后,赵世军决议投案。然而,就在投案的前一天,他被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宣告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以前也看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的案件资料,看他们的忏悔书,也会觉得可惜,觉得恨铁不成钢,但从没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联,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其中一员,连曾经‘不求加官晋爵、只要平安着陆’的心愿,当初也成了梦幻泡影。”赵世军懊悔不已。

错把歪风邪气当社会法则,思惟滑坡居然引认为荣

“未来工作了,一定要好好干,要上进,要入党,要争气,千万不能犯过错。”母亲的这句话,至今让赵世军历历在目。

西藏和平解放后未几,赵世军父母为声援边境建设进藏工作。在他八岁时,父亲因公殉职,只能由母亲用肥壮的肩膀支持起全部家庭,千辛万苦将赵世军兄弟多少个抚育成人。1977年12月起,赵世军持续17年供职于西藏第二建造工程公司。当时,赵世军常被共事们称为“铁人”,谈及他“拼命三郎”的风格和干劲,良多人印象深入。只管物资匮乏,但赵世军的精力却很充裕,用他的话说:“那种心坎的安喜,是任何事物都替换不了的。”

赵世军的付出也得到了组织的认可,他逐渐从一名一般职工成长为公司经理。1988年,赵世军实现了母亲的宿愿——光彩地参加中国共产党。

然而,获得必定成就之后的赵世军思维上却开始滑坡,缓缓变得“落拓不羁”。直到被审查考察,他才豁然开朗:从第一次吃别人的饭、喝别人的酒开始,就为走上违纪守法之路埋下了“伏笔”。

走上领导岗位后,赵世军应酬多了起来。然而,除了畸形的公务招待外,各色人等也络绎不绝,赵世军对其中的宴客送礼、利益勾兑乐此不疲。此后数十年,赵世军不仅对这种歪风邪气没有任何反思,甚至还常常高谈阔论:“它是社会发展中的一种规律,我们只能意识它、利用它,而不能抗拒,无奈转变。”

长期纸醉金迷的生涯,让赵世军结识了许多所谓的知交挚友,陈某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底,陈某找到时任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副书记、厅长的赵世军,请他为其公司合伙人杨某某、任某某支配工程项目,承诺向其赠予某公司30%的干股。2020年7月,经第三方评估,赵世军持股对应资产价值2492万余元。

面对陈某请托,赵世军非但没有谢绝,反而认为很愉快,认为陈某“有利益能想着我,不忘本,我没有看错人”。实在,早在2009年,赵世军就“碍于人情体面”,应陈某恳求向西藏某修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袁某打召唤,请求给任某某部署劳务分包项目。后此事没有办成,袁某为向赵世军“交差”,直接给任某某拨款600万元。在赵世军看来,陈某等人“捡了天大廉价”,这次是来报仇的。

思想的滑坡必定导致举动的偏差。赵世军在吃点、喝点、拿点、要点、收点等小节问题上不以为然、疏于防范,甚至自我放肆,一步步冲破底线、触碰高压线,直至全线沦陷。然而,待到幡然悔过之时,他才发明小弊病已引发大祸害,悔之晚矣。

错把有毒香饵当应得利益,面对“围猎”放荡贪欲滋生

面对不拘一格的引诱跟“围猎”,赵世军终极败下阵来。是“围猎者”手腕太“高超”,令他防不胜防?仍是他辨别力不够,不能透过景象看实质?从其堕落腐化的轨迹看,诚然有一开端没看透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后来的不想看透、不愿看透。

从拉萨水泥厂党委书记、厂长,到西藏高争团体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再到自治区交通厅厅长、林芝市委书记、自治区工商局党委书记,赵世军始终认为只要把发展、稳固两件大事抓好,便能向组织交出满足的“答卷”。因而,他从未想过要在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上有所建树,完全忘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对“糖衣炮弹”的防备。

当赵世军另一位“挚友”余某某登门访问,请他为中铁二局某分公司负责人匡某某支配公路工程项目,并以为其建筑某别墅作为回报时,他不假考虑地许可了。在他看来,这件事不沾一分现钱,“白捡一栋别墅何乐而不为?”

世上哪有“白捡”?看起来很美妙的“馈赠”,实为涂着蜜糖的毒药。然而,此时赵世军的贪欲之火越烧越旺,他完整没有意识到本人被腐化了,反而感到“我为他们名目中标提供辅助,他们获取的好处要大得多”,自己应当被感激。于是,他自动启齿向匡某某提出在成都为他购置一辆价值89万元的汽车,为其子做生意供给200万元资金支撑,之后又收受匡某某285万元现金。

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赵世军利用职务之便,赞助匡某某、陈某等人在西藏各地市承揽道路建设、劳务分包和勘探设计等项目,2011年至2020年4月,收受上述人员房产、车辆、现金等折合人民币共计3904万余元。同时,2010年至2019年,赵世军还屡次收受匡某某、陈某等人员所赠相机、唐卡、象牙工艺制品等。

2015年1月,山南地委原书记洛松次仁被查处的新闻宣布,在全区引发普遍关注。赵世军和洛松次仁曾在自治区交通厅搭过班子,身边人被查,本应受到警醒,而赵世军却不为所动。他想着自己仕途快“到站”了,在藏辛劳一辈子,亏欠家人太多,趁有权要多捞点,便不收敛不知止,一次又一次伸出贪腐之手。

不能胜寸心,安能胜天穹。在“围猎”和诱惑眼前,作为党员干部,既要坚定拧紧“总开关”,确保做人不逾矩、办事不妄为、用权不违规,更要一直加强抵腐定力,及时识破“围猎”手段,自发抵制“围猎”。

错把成绩当“免罪”金牌,退休后仍无法无天

不谁是生成的腐朽分子,赵世军在腐蚀变质前,也曾有幻想有抱负有作为。自治区首届劳动榜样、全国优良修建企业家,八年时光内从副处级提升至正厅级,他存在刺眼的“政绩光环”。

据当地人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国有竞争性企业寸步难行,年仅30岁就当上自治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经理的赵世军,不得不挑起公司数百名职工“吃饭”的重任。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数年时间内,公司一跃成为本地行业范畴的“翘楚”。他也因此名声大噪,先后被组织提携为自治区建设厅建管处副处长、处长。不久后,当拉萨水泥厂面临经营艰苦时,赵世军再次“临危授命”,担负该厂党委书记、厂长。他不负组织重托,三年时间不到,该厂的产能、效益等都进步数倍。因成绩杰出,2004年9月,赵世军被选拔为自治区交通厅党委副书记、厅长。

为深刻了解全区交通状态,赵世军每年在曲折山路上奔行十万余公里,有四个多月时间都在车里渡过,几回与逝世神擦肩而过。尔后,赵世军再一次被重用,到林芝地区任地委书记。

然而,跟着“光环”越来越多,特权思想也逐步在赵世军心中扎下了“根”,这也成为繁殖他腐败堕落的“温床”、不收敛不收手的“催化剂”。赵世军一直认为,西藏客观前提特别,属于边疆地域,反腐败工作的力度、深度、速度,都不可能与全国一样。“守边疆坐着都是贡献,何况自己长期主政一方、政绩显赫,是‘有功之臣’,和付出比拟,自己得到的这点完全是‘沧海一粟’。”甚至2019年以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数位引导干部接踵被查的情形下,赵世军仍然没有自警自省,总觉得组织懂得他,不会动他。

“咱们查办的绝大局部腐败分子,都是在位时大捞特捞、退休后霎时收手,只有赵世军是个例外,不仅对退休后的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绝不爱护,反而应用退休‘打保护’,收钱收礼更加胡作非为。”审查调查人员先容,赵世军最后一次收钱收礼时,已退休一年半,间隔被查仅3个多月。

“他如斯丧尽天良,一方面是由于他始终对反腐烂奋斗局势存在极大误判,以为退休就象征着进了保险箱。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初心变质,把所收财物视为对其多年付出的弥补,把行贿人视为‘懂事、重情谊,知恩感恩’。”审查调查职员表现。

“不知中了什么邪,怎么就算不清这笔账!”留置期间,赵世军终于“大彻大悟”,反腐败没有特区也没有例外,无论是谁,只有涉嫌贪腐,不论躲到哪里,不管在职还是退休,不论职位多高、奉献多大,都难逃纪法表彰。

赵世军懊悔录(节选)

当一件件犯罪事实摆在面前,我觉得不寒而栗,惊心动魄,不敢信任是自己所为。我受党培育教导多年,毕生寻求长进,成为党的高等干部,我恨自己不长头脑,不知中了什么邪,怎么就算不清自己的政治账,走上了犯罪的途径。

悔不该忘了共产党人的初心、本心,忘了入党时举起右手,向党作出的肃穆许诺。我在交通厅工作期间,不辨长短,盲从行事,为人情和愿望所累,不能准确看待和行使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相反却肆意利用手中的权利谋取利益。特殊是在公路工程招标进程中,本应标准治理,遵纪遵法,营造公然、公平、公正透明的市场竞争环境,我却直接插手招标运动,打招呼授意、利用会议断定中标对象,甚至还干预地市级交通部分。我悔恨自己胆大妄为,背离了党的主旨,把党的纪律和法律法规当儿戏,走上不归路。

悔不该忘了世界观的改革,使价值取向偏离,忘却了党员应廉明自律的要求,忘记了“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的教导。我当了26年的一把手,特别是在担任交通厅厅长和林芝市委书记的职位上,主持着人财物事四权,我本应严厉实行职责,为党和人民谋利,可我却利用手中的权力做着与党和人民的要求南辕北辙的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自己也快到“站”了,在藏辛苦工作了一辈子,亏欠儿子和白叟的太多,趁有权时为别人提供点便利,给自己点抚慰,同时也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些贮备。现在想想,我悔恨自己是如许成熟和笨拙,连做人的最少常识都不懂了,留给子女的应该是精神,而非物质;留给自己的应该是终生的声誉,走向犯罪才是最大的不忠不孝。

悔不该忘了重蹈覆辙,照照自己。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前所未有,人心所向。“老虎”“苍蝇”一起打,一批贪污腐败分子被查,特别是交通体系,我认识的厅长就有好几个,我却不能自警、自省、自醒,毫不在乎,基本没有悔改之意。心想西藏是边疆地区,不可能与全国同步,守边疆的人坐着都是奉献,何况我为西藏的稳定发展作出过成绩,自以为是“有功之臣”,组织上是了解我的,不会动我。幸运心理在作怪,我悔恨自己不能误入歧途,反而毫不收手,迎风作案,一次又一次触碰法律。哪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毕竟走向犯罪的深渊。

起源:中国纪检监察报